首页 > 感动风采 > 正文

儿科医生刘玉枝“累并自豪着”

2017-03-17 09:46:51 作者:admin 来源:何凯旋 浏览:
    早上七点半,刘玉枝匆匆吃过早餐,就立即赶往市人民医院。 
    八点到医院儿科病室,换好白大褂,开始给患儿看病,中午匆匆吃过午饭,又投入紧张的工作当中;第二天上午休息,下午给孩子看病,晚上值夜班到天亮。这样的日子,刘玉枝已经持续了16年。
    刘玉枝是市人民医院儿科副主任、主治医生。她说,工作虽然辛苦,但她感到快乐而自豪。
    对工作,累并自豪着
    看到刘玉枝时,她正给一个疑似流感的患儿看病。给孩子量过体温,开药,并对孩子的家长仔细叮嘱之后,她抽出一点时间接受采访。“这两天,病患儿比较多,我们有些忙不过来。”她说,儿科诊室经常人满为患,特别是这几天,每天看病的儿童有100多人,原先儿科60多张病床增加到了70多张。
    作为儿科资深医生,刘玉枝还是医院防治手口足病专家组成员。“经过这几年的宣传与治疗,今年手口足病患儿要比往年少。”刘玉枝说,2013年的一件事至今让她难以忘怀。当时她正和几名年轻医生查看手口足患儿,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突然间面部发黑,全身抽搐,年轻医生当场手足无措。关键时刻,她马上给孩子上呼吸机,立即采取急救措施,终于把孩子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而高度的紧张令她几近虚脱。孩子的家长得到消息之后赶了过来,紧紧握着她的手不肯放松。“我觉得这是我们医生的天职,但这也是医生最自豪的时刻。”回忆往昔,刘玉枝依然激动不已。
    从医十几年来,刘玉枝的休假从每年的3天涨到了15天,但她休假的次数很少。“医生时刻保持待命,如果有突发情况我们还要出诊,无论是不是在休假期间。”
    对儿子,愧疚并骄傲
    投入在病患儿身上的时间多了,在自己儿子身上花的时间不可避免的就会减少。对于儿子,刘玉枝感到最愧疚的是,陪他的时间太少。儿子小时候经常会问的一句话就是:“妈妈,为什么别的小朋友有爸爸妈妈带着出去玩,而我只有爷爷奶奶带我玩。”每当听到儿子这么问,她只能强忍内心的难过安慰儿子“妈妈有时间一定陪你”,可是这样的承诺一次也没有兑现。现在儿子已经五年级了,懂事的他再也不会问这样的问题,但刘玉枝心里明白,她欠儿子太多。
    家人、朋友原来也不理解她的工作。父母总是问:“医院不是安排休息吗,怎么又要工作?”“为什么每次工作都这么久?”有时与朋友吃饭,刚刚动了动筷子,就有急诊任务,她必须放下碗筷就走,因为这样的事情常与朋友闹得很不愉快。直到有一次,一个朋友带孩子去别的医院看病,遇到了一个态度欠佳的医生,朋友才意识到一个有爱心、负责的儿科医生是多么重要。经过她的不懈努力,家人、朋友都很支持她的工作,现在老人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安心工作,孩子我们会看好”。
    “儿子在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来医院看我,恰好看到我在给一个患儿掐人中,做急救,他记住了。在一节英语课上,一位小朋友突然倒地抽搐,在大家都手足无措的时候,我儿子给他掐人中,并把一支笔放进嘴里,让他仰面呼吸,最后度过了危险。大家都夸奖了他,孩子的父母还特意找到了我,说我教了一个好儿子。”刘玉枝说,孩子是她最大的骄傲。
    刘玉枝的丈夫也是一名医生,尽管夫妻俩工作繁忙,但彼此支持,这让刘玉枝减少了不少的工作压力。
    对医患关系,盼相互理解和信任
    对于近年出现的医患纠纷与矛盾,刘玉枝有自己的理解和看法。她认为,医患之间缺乏相互理解与信任,是导致医患关系紧张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们在看病时,一般会按照排队的顺序,如果是病重患儿,医生会优先治疗。但现在的孩子多为独生子女,家长对孩子患病过于紧张,经常有一些普通疾病患儿的家长要求医生优先治疗,而当医生给一些病重患儿优先诊治却常引来一些患儿家长的指责。”刘玉枝对诸如此类的现象感到很无奈,但她说,医生还是会坚持原则,并与患儿家长进行沟通,解释。
    医生工作强度相对很大,一天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很正常,有时难免出现一些焦躁情绪,患儿家长不容分说认为医生态度差,从而引发矛盾。刘玉枝说。
    儿科医生护士,面对的不仅是不懂事的孩子,还要应付形形色色的家长。一些孩子血管比较细,一些年轻护士经验不足,不能一针扎到血管,孩子因此哭闹,医生护士也很着急心痛,一些不理解的家长就会愤怒地指责护士拿孩子做实验,还有一些家长不切实际地要求治疗效果立竿见影,这些都是让刘玉枝倍感儿科医护人员压力大。“医生与患儿家长出发点都是为了孩子的健康,无论遇到什么情况,希望大家沟通解决。”刘玉枝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医生与患者以及患者家属之间,能够建立相互理解、相互信任的关系。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让生者得到慰藉,让死者有尊严地离开     下一篇:护士的心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