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越南旅游生死一线:终于健康“回家”

2018-01-23 14:40:00 作者:admin 来源:唐玉娟 浏览:
—市人民医院多科协作成功救治一名大连心梗患者
       “我要穿着中国的寿服离开。”躺在越南河内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罗宏棋说完这句话便昏迷了过去。彼时,还在说说笑笑的老伴,如今丢下这么一句“遗言”,他们唯一的儿子又远在美国,伤心、绝望和无助将孙桡荣“团团围住”······
谁能想到,故事的开头其实是一段美好的旅程,罗宏棋夫妇是辽宁大连市人,夫妻俩到越南旅游,途中罗宏棋突发心肌梗死被送至越南河内医科大学抢救,到医院时心脏已经停止跳动,在及时的抢救下恢复心跳,并在心脏冠脉内植入支架两枚。眼看着一切都在好转,但是,做完手术的罗宏棋却高烧不退,医院也下了病危通知书,老两口唯一的儿子罗锋也赶紧从美国飞到越南见父亲“最后一面”。
       高高兴兴地出国旅游,谁曾想竟变成生死离别,远在越南,举目无亲,连祖国都难以回去,无奈之下孙桡荣只好帮老伴买好越南的寿衣,于是便出现文章开头的一幕。
       老伴的一句话,瞬间让孙桡荣和儿子泪崩,儿子决定排除万难送父亲回家,至少回国。于是经过多方联系,在我国驻越大使馆的帮助和越南河内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协助下,罗宏棋于11月15日下午被送至中越边境的凭祥市友谊关口岸,早就等候的凭祥市人民医院医护人员立即用120救护车将罗大爷接至该院就诊,但因病情过重,凭祥市人民医院迅速将罗宏棋转到崇左市人民医院进行抢救。
       此时的罗宏棋还在昏迷,高烧不退、呼吸困难,“我们诊断是心梗后合并严重心衰,肺部严重感染。”ICU的副主任谢光洪说道。诊断明确,ICU马上进行对症治疗,同时护理人员精心护理,两天后罗宏棋生命体征平稳,可以自主呼吸,意识也清醒,烧也退了。醒来后发现自己已回到祖国,罗宏棋握着医生的手激动地说道:“崇左市人民医院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啊,谢谢你们!”
       病情稳定后,罗宏棋转到崇左市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接受进一步治疗。
       “大叔,我们到骨科拿了大号的手术服,您赶紧换上。”罗宏棋是典型的“东北大汉”,身材高大,一般的病人服穿不下,但是天气寒冷,于是黄海奎护长联系骨科找到一件大号的长袖手术服给罗宏棋送过来。
       晚上,每隔两个小时,护士就会到罗宏棋的病床前巡视,观察病情变化,量血压,观察心电监护仪有无异样,问他们穿的暖不暖,问他们要不要加被子,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暖心的微笑服务,让这对刚在异国经历生死的夫妇感激不已,于是夫妻俩想通过给红包表达谢意。
       “阿姨,我们只是做了我们该做的,你们的康复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感谢。”护士长黄海奎婉言谢绝。
       “三分治疗,七分护理,你们没日没夜的关怀,我爱人才能恢复得这么快,给你们红包也不要,那我给你们鞠一个躬!”说完两老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几天后,心血管内科主任李星阳在查房时通知他明天可以出院了,本来应该高兴,可是两老又开始犯愁了:“我们家住大连,以前也没来过崇左,不知道怎么回家呢······”
       “叔叔阿姨,你们不用担心,我们送你们去机场。”心血管内科主任李星阳安慰道。
       “我明天刚好休息,我开自己的车送你们去。”主管医生岑文琦自告奋勇。
       11月30日,孙桡荣收拾好行李准备去机场,他们把写好的感谢信和锦旗交到心血管内科医护人员的手中,临别还要求大家一起合影留念。
       “这段经历真的是太刻骨铭心了,要不是来到这里,就完了。咱们崇左市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太好了,我一定要将你们的先进事迹传到我们大连,让更多的人知道咱们崇左市人民院的好。以后我们也要常回崇左看看,这里是我们的第二故乡了。”孙桡荣激动的感慨道。
       两老在岑文琦医生的护送下,安全到达机场,并且平安健康地回到大连。
       “在住院这短暂的几天里,我得到了全体医护人员对我精心的治疗和照顾,我亲眼目睹了你们高尚的医德医术,特别是在难熬的夜里,你们数次来到我的床前问寒问暖,观察病情,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罗宏棋在感谢信里这样描述着在心血管内科的点滴。
       两老虽已回家,但他们留下的真挚感言却在医护人员的心里不断发酵,酝酿出的温暖在他们心间弥漫开来,患者的感激对他们而言是一种莫大的肯定,也是一种无限的激励。
       万家灯火之时,他们在救死扶伤;阖家团圆之夜,他们仍然坚守病房;入梦酣睡时刻,他们还在与死神赛跑,哪怕是凌晨的三四点。酷暑寒冬里,他们只顾日夜兼程,因为还有更多感人的故事在他们的默默守护下续说。


患者送来锦旗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疼痛科新疗法治好患者多年疼痛顽疾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阅读